從前在學念美術史的時候,就一直很喜歡維梅爾這個畫家。

其實不是真的非常清楚為什麼,總覺得他的畫中就是有一股魅力

一點神祕、光線有一種細緻的力量,畫說又有許多有趣的隱意,

畫作中氛圍靜謐,色調稍微昏暗但帶有唯美的光芒,

且他的畫忠實記錄台夫特當地當時的生活光景,平凡生活中的細節都被他細膩地觀察、雕琢、然後記錄,

對我這個歷史控來說,彷彿都可以感受到當時生活與時代演變的細節,這就已是一種歷史獨特的風味與魅力

 

這次中正紀念堂籌辦了維梅爾畫展,展出維梅爾所有畫作的複製品

雖然是複製品, (事實上維梅爾的畫作分散在世界各地,要展出原作是有困難的! 也因此以往我在歐洲旅遊時還真從沒看過維梅爾的真跡畫展!!)

缺乏油畫真跡的那種立體筆觸與顏料運用的美感,

但針對維梅爾作畫的方法、環境、畫中的寓意,都介紹得十分清楚,

以認識與簡單欣賞藝術品的角度,此展覽誠意十足,認真看展也可學習到很多知識!

 

 

 - 獨特而神祕的畫家 - 

實際上,維梅爾生時窮途潦倒,僅43歲便去世,畫作在死後許久才開始被欣賞與重視,

而他死後留下債務給其妻與十一個孩子,畫作早就販賣與流落在世界各地;

這個畫家是神祕的,他留下的資料除了畫作以外,極其稀少,

後人習慣從畫中解讀他的故事,也因此有電影"戴珍珠耳環的少女",猜測著他的感情生活。

 

看著維梅爾的畫,總是覺得他要傳達些甚麼、不是只有那樣簡單,

而實際上維梅爾的確是一個十分有自我性格的畫家,用含蓄的方式表達在畫中,也許是逃避真實人生、也許是追求真實自我。

他不顧一切地以新教徒身分娶了天主教徒的妻子,且為了愛情改信天主教;

妻子娘家是一個暴戾的家庭,經常施暴的長兄居然成為維梅爾畫中不羈的男性角色,

也許畫中寧靜的氛圍是對這樣家庭的一種反抗、抑或是逃避

看似平靜的畫面中,其實不是那樣的平靜。 

 

 

 - 捕捉日常生活的那些人們 - 

許多事固定的構圖、重複的場景、固定的透視角度,

畫框的左邊總是門窗與桌,並透出單一光線,

這個畫框裡頭的場景裏頭的人們,演出著一幕幕像舞台劇般變換著的戲

這些可以是再平凡不過的日常內容,

也可以是充滿暗示的情感交流,

畫家彷彿靜謐地窺視人們真實的生活。

Woman with a Pearl Necklace(1664)

 

Woman in Blue Reading a Letter(1663-1664)

 

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1657–1659)

 

有人說,維梅爾話的不是故事,他只是忠實地記錄身邊的生活細節,

而這每一幅畫都像詩一般,

我對這樣的氛圍非常著迷。

 

 

 - 場景中精緻刻劃的家具與材質 - 

維梅爾的畫作忠實記錄著荷蘭當時繁榮的經濟盛況,

刻畫出屬於台夫特的黃金年代,

荷蘭東印度公司透過貿易帶給荷蘭許多不同於其他歐洲國家的文化與事物,

畫中的生活中許多事物都精緻而充斥當時的生活風格,

像是地理學家、觀看地球儀的天文學家、布景中的藍瓷、刺繡等,

看著維梅爾的畫、彷彿也讀著歷史。

 

The Allegory of Faith(1670–72)

 

The Geographer(1668–1669)

 

The_Astronomer(1668)

 

這個畫家擁有超凡的天賦與觀察力,

把每一只家具、每一種光線在不同材質的反光特質,特別還是地毯或紡織品的材質都描繪得特別精緻,

當時的生活用品怎麼可以這麼美呢!!

 

 

 - 那些富含有趣含意的畫作 - 

維梅爾畫作幾乎都藏著有趣的意喻,是謂"銘圖",

每一只家具、或是每一種道具布置著場景,都有不同的寓意,像舞台劇般細膩地隱射不同劇情或象徵,

每一個小小的道具安排都有其意義,

畫展到最後也一一為觀者解密,非常用心。

 

是情慾的催化劑,

彈著鋼琴的少女在鏡子中被窺見她望著的不是琴鍵、而是自己的情人,

琴蓋上彩繪的浪漫主義畫作隱喻熱烈而禁忌的愛情,

希特琴亦是對愛情的渴望、或是禁忌愛情的影射,(音樂在古時候都是感染人心性的靡靡之音啊!)

小鍵琴與大提琴意謂女與男的琴瑟和鳴,

而幾乎所有的故事多半離不開所謂情感

這也是畫家細膩的情感表現,

細細品嘗每一幅畫作就會莞爾一笑,原來這其中有這麼多小故事呀!!

The procuress(1656)

 

The Music Lesson(1662-1665)

 

a lady seated at a virginal(1670-72)

 

The Love Letter(1666)

 

A Girl Asleep(1657)

 

The Wine Glass(1660)

 

 A Lady and Two Gentlemen(1659)

 

 

 - 反映歷史風景的寫實記錄 - 

雖然維梅爾擅長畫人物畫、絕大多數作品也是人物畫,

但風景畫也畫得很美,充滿和諧與寫實的風格,

幾幅台夫特的風景畫,彷彿可以帶著觀者呼吸歐洲的空氣、進入那個年代迷人的歐洲風景。

The Little Street(1657-1658)

 

View of Delft(1660-1661)

 

 

 - 作畫環境與採光原理的說明 - 

畫展也將維梅爾作畫使用的顏料、採光的原理做展示與說明,

畫家以暗箱輔助作畫,而觀者可以進入暗箱觀看透入眼簾的景象,體驗這樣的光影呈現影像,

而同樣為荷蘭畫家且善於表現光影的林布蘭相比較,

林布蘭畫中的對比較為強烈,光線集中映在主角們,

維梅爾的光線是較清澈明亮,且有一種和諧的美感,含蓄而細膩,

不同的光線表達方式,都很美。

 

 

  - 膾炙人口的畫作 - 

畫展中當然也展出維梅爾最著名的畫作,在現場可以一睹名畫風采。

(放在最後介紹,是因為我對維梅爾其他畫作同樣喜愛與著迷,並無絕對偏愛這三幅畫)

 

"戴珍珠耳環的少女"被譽為"北方的蒙娜麗莎",

眼神溫潤美麗而神秘,五官與風韻美麗得令人屏息,

皮膚因暈塗法而顯得柔軟光澤、珍珠耳環有著天然不規則的反光微微映出畫家本人的身影、衣物布料的反光都是那樣細膩巧妙,

有人說,觀者不管走到哪個角度,都會覺得她在看著你。

The Girl With The Pearl Earring(1665)

 

"倒牛奶的女傭"即是非常典型的維梅爾畫作,

亦是荷蘭十七世紀流行的風俗畫,

用色亮麗精準,以黃藍為主色,用筆鮮活,

即使是在日常生活中進行普通家事的女傭,也可以成為創作題材,構成美麗的畫作。

The Milkmaid(1657–1658)

 

"The art of painting"亦是典型的維梅爾風格,

畫面前方放置的是美麗的荷蘭風格刺繡窗簾

背後是十七省分的尼德蘭地圖,質地逼真精細

畫面配置、家具安排、常出現的黑白菱格地磚組成好漂亮好漂亮的畫面。

The art of painting(1666)

 

雖然沒有展出真跡,但此畫展規劃用心,依舊值得一遊,

可以有這樣一個空間,靜下心來好好地了解這個偉大的畫家、這些美麗的光影,

我也忍不住買了明信片與書!! 

畫展中也看到許多家長帶著孩子前往,

展覽中對畫作、歷史的詳盡說明或體驗區,亦可以是很好的教育題材!

 

 

「珍珠之光-透視維梅爾」特展到5/4哟!!

展出資訊:

 

 

   

 


 

    紅兔子藝術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