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開心受邀參加雲門舞集新作《白水 微塵》宣告記者會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新作宣告記者會,以往都僅僅是以忠實戲迷的身分前往劇院觀賞;

記者會就如雲門靜雅的風格,雖然媒體朋友依舊很多,但不特別輝煌或盛大,而是質量與質感十足

坐在第一排,與林懷民老師僅相隔數個位子,我既緊張又期待。

 

 

宣告記者會開始,

首先是兩廳院總裁與長期支持雲門舞集與偏鄉教育的NU SKIN高層的致詞,

 

 

接著,林懷民老師起身,還是那樣地優雅,

拿起麥克風,林老師徐徐地說: "謝謝大家和我們在一起。"

大師的談話風采照人,且也幽默可愛。

(雲門的海報一如往常地設計得簡約又美麗 :))

 

 

關於松煙》

林老師首先點出,總有人問他,最喜愛的作品是哪一支舞?

先提到了薪傳,是在中美斷交的那個夜晚,情操激昂、具有深刻的歷史性。(我也總是好期待薪傳可以重新搬上舞台...)

接著提到了行草,是一種超脫現實的藝術之美,

沒有那樣明確的情節,只是以肢體演繹著中國書法與文化意境之美,

時而粹烈飛白、時而墨暈柔染,而更以瓷器表面的冰裂痕作為背景,

在墨爾本首演後更得到2003 墨爾本藝術節「觀眾票選最佳節目」「時代評論獎」 ;

這樣地喜愛著"行草",但是欠他一個更好的名字,

因而有了行草貳 - 松煙,帶入了磨墨的文化意境,

(林老師還開玩笑地說他到戶更事務所替行草改了名,哈!)

新名字,新想像,也讓我有了新的期待。 :)

 

 

關於白水 微塵》 

接著談《白水 微塵》。

事實上這是兩支舞,意諭極端、對比極強烈,

一白一黑、一輕一重,兩者的結合給人無限的想像,

也許沒有特別的理由,僅僅是一種藝術意義,

又或者,要實際觀賞完才會理解。

 

《白水》,取材自流水與雲,

如碰撞到太魯閣峭壁懸崖激起的白色浪花,

自在而變幻莫測,時而為涓涓細流、時而驚濤澎湃,奔騰多姿,

白色的脈絡細密流動,每一步的細節蔓延都是大自然的奧妙與哲理;

《白水》是優雅的、靜謐的,純粹的、玄虛的,

在法國作曲家薩提輕柔而清晰的鋼琴聲裡,感受水流緩緩徐徐流動的美好情境

現場也將琴聲搭配黑白錄像播放,一邊看、一邊感受它有著侯孝賢或日本電影電影慣有的安靜長鏡頭與清澈自然風光。

這次表演議會使用到許多科技展現,猶如雲門一直以來延續的,

林懷民老師還提到,觀眾看到的水其實都是影像的變形與後製,

不禁感嘆、我們多久沒有看過真正的水?

 

舞者身著純棉的高質感舞衣,身軀靈動伸展如水,

舞者接受訪問時還提到,服裝本身的質感與氣質非常棒,

自然地浮動、彷彿有另一位舞者與舞者對舞,

舞者一方面展現肢體、一方面亦展現著衣服,

甚至要和它培養感情才能跳得好!

這讓我覺得很特別、也很用心,

藝術的每個環節都是很重要的,每個場景、道具、身著的舞衣,

也許看似簡約,但其製作的方式或材質,都有其背後的意義,這也是藝術設計者的珍貴結晶;

我特別喜歡白水的序語:

"每個舞者,像瞬息瞬滅的水花,漫天紛飛,卻又靜止於孤獨之境的生滅與創造。"

寫得真美、也寫得真貼切。 :)

 

《微塵》,

搭配著俄國蕭士塔可維奇的《第八號弦樂四重奏》,

係有感二戰德國古城德勒斯登被全數炸毀而創作,

沉重而激昂;

林懷民老師有感於近來世界各處災難頻傳,

感嘆戰爭可怖、人的渺小可憐與人生之無常,

而今年雲門世界巡迴演出時亦抵達德勒斯登,舞蹈影像亦取材自集中營,與音樂家有著共通的感觸;

人,也許就如微塵一般,總是努力地抵抗著,但最後仍被一種巨大的、無形的力量給摧毀。

 

記者會現場,二十三位演繹著《微塵》的最後一章,

雖只身著練習服且無燈光影像搭配,但已震撼力十足。

舞者的肢體交疊糾結著、掙扎著,如乾枯荒涼的土地上苟延殘喘的魚,

卻又努力地想掙脫、尋找生命的契機,

不時有舞者試圖伸展站出,卻又如若被無形的力量捲回人群,

踩踏著同伴的身軀踉蹌地蜷曲、然後消失埋沒在人群,

舞者非常投入,各個紅了眼眶

軀體交疊如戰爭堡壘,像悲慘世界裡那堅強卻又脆弱的革命堡壘。

人們張嘴無聲地吶喊,痛苦地想訴說甚麼、卻只有沉重的音樂節奏在耳邊襲擊,

色彩是強烈沉重的黑與紅,一切猶如災禍摧殘的輓歌,

人們在災後無盡荒涼中尋求希望。

 

 

雲門首席舞者與排練指導 - 周章佞老師在訪問時提到,

《微塵》最大的挑戰是要與音樂對抗,

林懷民老師亦要求舞者要關心時事與增加歷練,

並將感觸與體驗帶入肢體,用身體表現情緒、更勝過面部表情;

而舞者受訪時亦提到肢體交疊的難度很高,卻很真實,

我想這又是一個新的創作嘗試;

很久沒有距離這麼近地觀賞雲門現場舞作,

我更深深地被舞者情緒的投入震懾著。

 

 

《白水》,像檸檬水,

典雅樸實,清淡明亮,

極白、極輕,而情緒是收斂的;

 

而《微塵》,像伏特加,

濃烈激動,深沉自省,

極黑、極重,而情緒是奔放的,

甚至最後舞者們是在煙霧中消失。

 

舞畢,林懷民老師紅了眼眶,

哽咽泛淚地說:「…希 望世界各地的災民都能回到平常的生活,不要再有戰亂或災害發生…

現場與聽見了此起彼落的啜泣聲...

我想這也是林懷民老師透過藝術想告訴大眾的聲音,

無論是揭示戰爭災難可怕的有感而發、或是對於受災者的憐憫與祈禱,

透過藝術的力量向大眾訴說著感觸。

 


非常期待這樣風格迥異的雙舞作同台競演,

觀賞過片段後更加期待完整舞作,

從現在開始雲門就要開始世界巡演囉!

這次則是由德國舞動藝術節, 與國家表演藝術中心國家兩廳院攜手聯合製作。

十一月於台北首演後,也要巡演 桃園,台中,嘉義,高雄等,

「松煙」則將於十一月廿七起,在台北 國家戲劇院經典重現,

即日起至八月三十一日前,預購票八折!! (已經立馬買好票了~~ :))

 

更多舞作與訂票相關資訊可參考雲門網站以及城市通:

-白水 微塵:

 -松煙:

 

 

   

 


 

 

    紅兔子藝術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